向梦町

过于喧嚣的孤独

悄悄地在饭否上抱怨,喜欢的人变无聊了,或者不见了。觉得有点空虚,像是原来还会出现的海市蜃楼终归不见了,但需要我去跋涉的沙漠却还是向前延伸。其实再翻当时喜欢的博文也觉得浅薄了,只是隔靴搔痒,再没有当时的感觉了。什么读到的时候只觉得五雷轰顶,眼前一黑之类的,都不存在了。

文字吧,要么靠稳当,要么靠新意。再看之前的那些,多是处于两者间的混沌带,稍微能靠的上稳当二字的,稳得很死,没有了文字的流动,靠的上新意的,我现在只能长叹「天下文章一大抄」。不过确实也有现在还喜欢的,为他们的想象力战栗

……很久前的临时保存,大概写着写着睡着了

2017-08-28

「我没有沉思;我是在做梦;我没有灵感;我只是胡言乱语。我会画画,可我从没画过;我会谱曲,可我从未谱过曲。三种艺术中的奇怪概念,如同想象出来的温柔爱抚,爱抚我的大脑;可我让它们蛰伏在那里,直到它们消失不见,因为我没有能力赐予它们形体,让它们成为外部世界里的实物。

我的心智特点在于我憎恨事物的开头和结尾,因为他们是明确的两个点。找到办法,解决科学和哲学上最严重、最崇高的问题,这样的想法折磨着我;能够支配上帝或世界的任何事物都让我心生恐惧。在大多数时刻,事情都应该要完成,人们总有一天都会快乐,或许可以找到办法解决这个社会的弊端——一想到这些,虽然还只是一些概念,都会使我发狂。然而,我既不邪恶,也不残忍...

2017-07-22
1 / 31

© 向梦町 | Powered by LOFTER